叶山豪:拍《3D肉蒲团》是因为好奇心(组图)

时间:2019-06-11 责任编辑:屈展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点击:31次




戏外的叶山豪与《3D肉蒲团》里的白面书生完全不同CFP供图



《孤岛惊魂》剧照


叶山豪其实很MAN  羊城晚报记者 王正昱

  《下一站天后》、《新扎师妹》、《新宿事件》、《新警察故事》、《宝贝计划》……你可能想不到,有一个人的名字能将这些港片串联起来。他,就是叶山豪―――一个来自日本,在台湾当过模特,却在香港凭《3D肉蒲团》“一脱成名”,现在又北上内地发展的漂泊艺人。近日,叶山豪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他把自己的漂泊解释为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使之,就连接演情色片男主角,也是因为好奇心太重。“下一站,要去哪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世界上我没去过的地方太多了。”他永远都在挑战未知世界的路上。

  坐标

  001台湾

  在失意中当了模特

  离开日本时憋了一口气,正好模特工作能让我证明自己

  叶山豪的日本原名叫“小室博义”,但他不愿在公开场合提及这个名字,正如当年他负气离开日本到台湾闯荡一样,那是要连根拔起而不愿回首的过去。也正是从台湾为起点,叶山豪开始了自己的探索旅行。

  羊城晚报:你最早在日本时是做什么工作的?

  叶山豪:说出来可能你们会觉得意外。我在一家旅行社做经理,工作内容大概就是接待旅行团以及一些公司的日常运作吧。

  羊城晚报:当时有人夸你外形条件好吗?

  叶山豪:完全没有,我在日本其实是一个很不时尚的人。你们眼中所谓的“潮男”,穿着精致、爱打扮、爱看时尚杂志、爱看电影、听音乐,这些兴趣我统统都没有,就算穿着,我也不是很讲究,要是和东京街头那些潮男相比,我应该是很不起眼的样子吧(笑)。

  羊城晚报:那又是怎么入行的呢?

  叶山豪:是一个偶然吧。我在日本因为工作原因和老板有些不愉快,就想离开日本一段时间,选择去台湾散心。记得那天我一个人走在台北街上,有个貌似星探的人来问我:“你是日本人吗?愿不愿意尝试一下当模特?”

  羊城晚报:就这么答应入行了,好像太简单了吧?

  叶山豪:其实我去台湾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逃离之前的日本公司。突然有一份全新的工作摆在我面前,我就想抓住这个机会,换一种生活方式。作为男人,应该要有血性,离开日本时我就憋着一口气,我想在台湾做出一番事业,也可以说是为了让日本的老板看到吧―――当时的想法就这么简单。

  羊城晚报:能习惯模特的生活吗?你说自己并不是一个时尚的人。

  叶山豪:我做了两年半的时间吧。刚开始的时候,我不太习惯站在镜头前。我的性格就是这样,不太会宣传自己。不过时间长了,也明白这就是一份工作,所以也没多想,就做下去吧。当然,我的生活也会发生一些改变,比如会注意自己的外形。

  羊城晚报:最后做到你期望的目标了吗?

  叶山豪:有!那个终极目标就是:当你把一件事情做到没有任何挑战性的时候,这份工作也就到头了。当时几乎所有模特羡慕的广告,我都拍过了。当经纪人通知我去一个广告面试,我就能感觉到那个角色非我莫属,会有一些小小的骄傲吧,但事实就是这样,在竞争激烈的台湾广告界,我已经没有任何挑战,还产生了回日本的念头,因为我成功了,可以骄傲地回去了。

  坐标

  002香港

  从模特到三级男星

  听说《3D肉蒲团》是第一部3D情色片,我一下动力就来了

  转战香港的叶山豪,很幸运地被成龙的电影公司看中,一口气接拍了多部大家耳熟能详的电影,包括《新警察故事》、《宝贝计划》、《新扎师妹》等,但最终让大家记住他名字的,却是今年4月在香港公映的全球首部3D情色片《3D肉蒲团之极乐品鉴》(简称《3D肉蒲团》)。这部电影也成了他演员生涯的一大转折点。

  羊城晚报:后来是什么让你决定留下来?

  叶山豪:在回日本前,有一个去香港拍广告的机会。在那之前,我还从来没有去过香港,一直听说香港是一个很繁华时尚的大都市,所以就抱着好奇的心态过去了。哦,我还顺便买了从香港直飞日本的机票,想结束工作后就回日本。结果一到香港,第一天就接连拍了两个广告,接着又是几个朋友介绍的广告,就这样留在了香港,一呆就是两个月。

  羊城晚报:进入电影圈也是那两个月里发生的事?

  叶山豪:是的,当时在广告界可能有点名气了吧,正好又遇到成龙大哥的电影公司在招兵买马。好笑的是,那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让我到一家电影公司试镜,我还以为是要拍广告,赴约的那天我还迟到了。后来一听是成龙大哥的公司,我就和他们签约了。

  羊城晚报:还记得第一次拍电影的情景吗?

  叶山豪:真记不住了,我的记性很不好,不管好的坏的,都不容易记住。其实拍电影对我来说并不陌生,都是对着镜头嘛,只是比广告多出一些对白。和TWINS合作的《下一站天后》是我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港片吧,我那个时候还不太会说粤语,只懂日语和国语,所以刚开始我的角色台词并不多。

  羊城晚报:你平日好像也不喜欢抛头露面争取曝光率?

  叶山豪:不喜欢,甚至会有些抗拒。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第一次和陌生人见面的时候,我都不太敢讲话。

  羊城晚报:可这样的性格,还在《3D肉蒲团》里演了男主角?

  叶山豪:(笑)因为我很喜欢迎接挑战,他们告诉我这是全球第一部3D效果的情色片,我一下就感觉很有动力。

  羊城晚报:身边的朋友怎么看?

  叶山豪:他们很不理解啊!因为我之前刚拍完《分手说爱你》,他们觉得我的戏路应该是往那个小生的方向发展的,没想到我接拍了一部情色片,还是不穿衣服的男一号。有朋友就跟我讲:“你去拍了这部电影,以后会很难在圈里混下去的。”可我觉得这是自己的决定,我会负起这个责任,如果《3D肉蒲团》的效果不好,那也是我应该去承担的结果。好在后来反响和票房都还不错。

  羊城晚报:这部电影是你的转折点吧?

  叶山豪:是的,从《3D肉蒲团》之后,知道我名字的人越来越多了。身边的朋友也告诉我:“你应该趁这个机会出来为自己做一下广告,现在正是你火的时候。”所以我很感谢《3D肉蒲团》,它让我的生活和事业进入另一个新的阶段。但我不想再裸露了,即使露,也只是上半身吧。

  坐标

  003北京

  再次走入未知世界

  内地太大了,原来有这么多人都在做电影!

  有了《3D肉蒲团》的人气铺垫,叶山豪和很多香港电影人一样选择了北上,“因为内地机会多”。目前,叶山豪正在北京出演一部小成本电影《石器时代》,导演是擅长文艺片的宁瀛。叶山豪对自己在内地的发展充满期待,因为他从未在如此庞大的电影市场里生活过。

  羊城晚报:内地电影市场给你什么样的印象?

  叶山豪:大!太大了!人也很多!在香港,圈子就这么小,地方也很小,一帮电影人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到了内地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都在做电影,北京也有好多摄影棚,太大了!我第一次来内地工作,是跟着《孤岛惊魂》做电影宣传,也就是今年六七月的事情吧。当时跟着剧组去了好多地方,这让我体会到内地城市之间的距离原来有这么远!

  羊城晚报: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在内地发展呢?

  叶山豪:也是一些朋友的建议吧,他们说趁现在认识我的人这么多,就来内地发展看看吧,毕竟这边的机会要比香港多很多,而且内地目前也比较缺少我这样外形的演员。

  羊城晚报:和内地剧组打交道感觉适应吗?

  叶山豪:我目前在拍宁瀛导演的《石器时代》,就这个剧组而言,我感觉跟香港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吧,只是好像大家的沟通方式要强烈一些,比如会在一个问题上讨论得比较激烈。因为时间紧迫的关系,香港的剧组往往没有什么时间去沟通。

  羊城晚报:你在新片里饰演什么角色?

  叶山豪:一个私家侦探,为了破案,穿越时空去寻找真相。故事讲的其实是现代科技带来的变化,随着科技的发达,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变了,大家都是在用手机去谈恋爱,而这个故事就有点返璞归真的意思。

  羊城晚报:语言呢,对你是否有困难?

  叶山豪:还好,因为在台湾呆过,所以基本都能听懂。平时我也会在剧组听他们讲话,慢慢去模仿京腔。

  羊城晚报:一直在奔波,有时间谈恋爱吗?

  叶山豪:没有时间,我还没有考虑女朋友的事情。我的人生就是这样,随意一些,如果遇上就是幸运吧。

  羊城晚报:下一步的打算呢,内地也不会是你最后的落脚点吧?

  叶山豪:还没想过。这个世界上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太多了,每去到一个地方,就会认识很多人,然后他们再把我指引到下一个地方,我喜欢这种随意的感觉,不苛求。另外,每年我会回日本两三次,主要是看看家人。

  记者印象

  和大多数观众一样,如果不去翻看叶山豪的资料,恐怕怎么也想不起他曾经在这么多我们熟悉的港片里露过脸。但叶山豪似乎不太愿意过多提及之前的作品,他总是说“我记忆力不好”、“我不会宣传自己”。

  如果拿以前港产情色片男主角做对比,诸如吴启华、任达华、徐锦江等港星,都是在早期出道时用情色片迅速打开市场,然后成功“上岸”,而叶山豪的发展脉络似乎有些“背道而驰”。在他自己看来,拍《3D肉蒲团》的初衷并非寻找捷径,完全是好奇心和好强心的驱使,正如他当初负气离开日本。在许多传奇的流浪故事里,都是以“负气”二字开头的,叶山豪是否能成为传奇,现在还不得而知。好在他随遇而安的个性,让他在圈内的发展少了很多功利性,但愿他的好奇心能把他带到另一个事业高峰。

  王正昱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