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TPP谈判破局?

时间:2019-06-15 责任编辑:堵莫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点击:254次

TPP谈判成员国计划于本月12日-15日在越南召开首席谈判官会议。“这是美日说服其他成员的机会。”

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结束日本之行一个多星期后,美国和日本官员不约而同地放出口风,两国在TPP谈判已经取得重大突破,日美之间的最大分歧似乎已经弥合。

美国和日本在汽车和农产品关税上的分歧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停滞不前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奥巴马四月下旬启程前往日本访问时,TPP是他议程表上的重要议题。虽然在他离开日本时,关于美日之间未能就TPP达成共识的悲观情绪一度蔓延,但如今看来他的日本之行的确带来了成效。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参与TPP谈判的12个国家计划于5月在新加坡召开新一轮部长级会议。今年2月,他们在新加坡举行的部长级会谈无果而终。在此之前,TPP参与谈判的成员国还计划于5月12日至15日在越南胡志明市召开首席谈判官会议。

在错失去年完成谈判的原定期限后,美国仍希望能够在今年完成谈判。TPP谈判于2005年发起,随着美国的加入,TPP已经成为当前影响最为深远的多边贸易体系谈判,它的目标是建立一个面向21世纪、高标准、全面的自由贸易平台。TPP成员国的经济规模占世界经济总量将近40%,贸易规模也超过了全球贸易额的40%。

奥巴马访日见成效

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近日在出席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就2014年贸易政策议程举行的听证会上谈及TPP谈判。他透露在奥巴马总统访问日本期间,美国与日本在市场准入讨论上跨过了一道重要的门槛。他表示双方明确了解决农产品和汽车业市场准入分歧的方式,但并未透露相关谈判细节。

“我们已经找到一条在农业和汽车领域继续前进的路径,这也是我们与日本谈判中最富有挑战的两个领域。虽然为了缩小差距还有工作要做,但这一里程碑式的成就将为TPP谈判注入重要的动力。”弗罗曼说,这一成就受到了总统本人直接参与的激励。

4月23日晚,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他接风的寿司宴上,奥巴马就将TPP谈判问题摆上了桌面。他说,如果美国和日本能在TPP谈判中合作,就能向这一地区显示它们的领导力。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在两国领导人的指示下,美日谈判代表开始加速谈判。在奥巴马访问日本期间,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和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至少进行了三次磋商,分别是23日中午至傍晚,23日深夜至24日凌晨,在24日安倍晋三与奥巴马的首脑会谈结束后两人又展开了第三次磋商。

由于美方希望在联合声明中加入TPP磋商的最新成果,这也直接导致原本应该在24日首脑会谈结束后发表的美日联合声明推迟至25日才发布。

赶在奥巴马离开日本前发布的这份联合声明没有透露双方在TPP谈判中的具体进展,但对日美之间就TPP进行的磋商做了如下表述:“我们已经找到了在重要的TPP双边议题上向前推进的路径。这是在TPP谈判中的关键里程碑,将为更大范围的谈判注入新的动力。我们呼吁所有TPP参与方尽快采取必要的举措来完成谈判。”这份联合声明还说,即使向前迈出了这一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日本媒体在解读奥巴马访日成果时出现了不同论调,有的称在TPP问题上达成了共识,有的则认为未达成共识。

但在奥巴马离开日本后,达成共识的声音逐渐明晰。据日本媒体报道,日美TPP谈判在奥巴马访日期间已达成基本一致,但由于日本国内还有工作要做,因此当时没有公布具体的谈判内容,这也导致外界一度将奥巴马的日本之行解读为未达成共识。

日本共同社的报道称,日本将把牛肉进口关税从38.5%下调至20%左右,此前要求下调至10%以下的美国也做出了让步。另据《日本时报》报道,日本也在考虑将低价进口猪肉的关税从目前每公斤最高的482日元减至120日元,并最终降为50日元。同时,日本要求为猪肉产品引入保障机制,允许在低价进口产品冲击国内市场的情况下提高关税。

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任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与美国相比,日本做出的让步似乎更大,尽管它并未完全按照美国的要价进行,但日本在削减牛肉、猪肉关税问题上终于有了进展。“虽然不是取消关税,而是削减,但日本立场已经有很大松动。”任清说。

作为TPP谈判中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日美之间达成协议对谈判的完成具有重要的意义。“一旦日本和美国的双边问题解决,协议剩余的问题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瓦解。”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贸易谈判专家德博拉・埃尔姆斯(Deborah Elms)说。

留待解决的问题

任清指出,若日美的确就牛猪肉等农产品的关税问题达成共识,各方还需要就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其他10个谈判方的市场准入达成一致。除去市场准入,TPP谈判方下一步还要就规则等议题达成共识,其中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国有企业、劳工和环境等议题。“规则议题主要反映了以美日为代表的发达国家与越南、马来西亚等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分歧。”任清说。

在奥巴马的亚洲之行中,他还访问了同为TPP谈判成员的马来西亚。但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坦言,鉴于国内敏感度,马来西亚还未做好签署TPP协议的准备。奥巴马则表示理解马来西亚在国内面临的敏感问题,并称美国愿意在一些敏感区域表现出灵活性。

马来西亚实行“土地之子(Bhumiputra)”政策,即优待占总人口60%的马来人。很多马来人在国有企业工作,他们反对TPP谈判中涉及的国有企业改革;马来人还担心一旦签署TPP协议,马来人的企业在政府采购方面的优惠待遇将不复存在。此外,民间社会也担心药物价格的升高可能导致穷人无法负担。

此前有消息称,TPP成员国将于今年5月下旬在新加坡再次召开部长级会议。任清认为,美国和日本需要将已经达成的共识披露给各方,让其他成员相信谈判取得了突破,这将有助于部长级会谈取得成功,而不是再重复今年2月会谈无果而终的局面。在部长级会谈之前,TPP谈判成员国还计划于5月12日-15日在越南召开首席谈判官会议。“这是美日说服其他成员的机会。”任清说。

“如果TPP部长级会谈能在5月召开,并取得具体成果,将对TPP在年内实现突破起到推动作用。如果再次失败,我个人认为TPP想要在年内取得突破的希望将变得更加渺茫。”任清说。

在通往达成协议的道路上,美国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即贸易促进授权(TPA)。得到这一授权意味着一旦协定达成,美国国会在进行表决时只能赞同或者否定,而不能提出修改意见。

弗罗曼在国会的听证会上也主动提及TPA问题,他表示上一次TPA立法是在十多年前通过的,这一授权在2007年失效后,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需要体现在一个新的TPA法案中。“我们期待与财政委员会和国会合作,确保贸易促进授权得到广泛的两党支持。”弗罗曼说。

不过以查尔斯・舒默为代表的参议院民主党议员表示,除非在TPP谈判中纳入汇率操纵问题,否则他们将不会支持TPP在国会通过。而弗罗曼坦言,这一问题并不在TPP谈判内容之中。

因为美方未能获得国会的贸易促进授权,日本副首相、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近日称,在美国中期选举结束之前,美日不可能达成协议;就算美日之间的谈判达成一致,也不能保证协议能在美国国会获得通过。

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怀登(Ron Wyden)则希望TPP谈判能够有更大的透明度以赢得国会和美国人民的支持。由于TPP谈判内容不对外公开,外界只有等到协议达成才能得知具体内容。怀登问弗罗曼能不能在奥巴马签署这一协议前将文本公之于众,但并未得到弗罗曼的承诺。

对于TPP谈判的透明度问题,弗罗曼表示,美方谈判人员已经和国会就TPP谈判举行了超过1200次会议,美国国会成员可以查看谈判文本,并有机会从美方谈判人员那里得到详细的通报。

中国的压力

“如果TPP谈判能取得实质性成果,特别是美日之间,会对中国形成一些压力。”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理事姚琦说。

他认为,随着一个新的、消除了贸易和投资壁垒的环太平洋经济协议的诞生,中国目前打造的经济协定也将受到冲击。“由此产生的虹吸效应,可能分流原本属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机会。”姚琦说。

中国并不排斥TPP,对它持开放的态度。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说,只要有利于世界贸易的发展,有利于公平开放的贸易环境,中方乐见其成。

在任清看来,中国很早就开始重视TPP谈判,也对区域和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持积极态度。鉴于TPP在市场准入和规则方面的要求,中国现有自由贸易协定与之还存在差距,短期内加入或许有一定挑战,但他认为,随着中国进一步开放,与TPP规则的差距也在缩小,这已经可以从中国与美国的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以及上海自由贸易区试验中得以印证。

美国前商务部长芭芭拉・富兰克林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也表示,如果中美达成双边投资协定,有助于中国加入TPP。

不过按照目前的进展,中国将不会在TPP完成谈判之前加入。但埃尔姆斯已经开始鼓励人们,考虑如何使中国在TPP协定签署之后成为第一批加入谈判的国家,不过这可能至少要等到2017年之后。

“人们会说TPP中关于国有企业的条款对中国充满挑战,但这些条款在谈判中一直在发生变化,马来西亚、越南这些国家一直在争取让这些条款变得可以接受。也许等到协议最终签署的时候关于国有企业的问题对中国已经不会那么难了。”埃尔姆斯说。她同时表示,中国政府正在对国有企业改革,这也有助于提升中国国有企业的竞争力。

“到了某一阶段,如果中国觉得签署TPP设定的标准没有问题,我觉得加入TPP对中国是好事。我们会成为一个更大的贸易集团。现在TPP成员国的经济规模已经占到世界GDP的40%。如果中国加入,这个数字还会提高。我们会成为一个更重要的贸易集团。”富兰克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