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主党中期选举筹款 奥巴马被指不务正业

时间:2019-06-11 责任编辑:岳矢褥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点击:294次

上周,和好莱坞名流谈笑风生;上上周,同华尔街金融家觥筹交错。不论美国和世界正在发生什么,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工作安排中有一件事是固定的,那就是筹款。

当地时间22日,奥巴马离开华盛顿,在西海岸活动了3天,为在中期选举前填充民主党的金库。他在西雅图、旧金山和洛杉矶设宴并发表讲话,而与会者则需支付3.24万美元才有机会和总统“亲密接触”。仅今年奥巴马就已出席了40场筹款活动,而从他入主白宫以来,共举办了近400场活动。

“擅离职守”

“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也加入到筹款行程中。25日在芝加哥,米歇尔力劝集会上的支持者们“开张大支票”,以确保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有出色表现的机会。而仅在前一天,她才承认,花在政治上的钱太多了。

美媒称,在筹款上耗费如此多的时间是有风险的。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17航班坠机事件第一份报告出来时,奥巴马正在去纽约的路上,当时很多人猜测总统应该会返回华盛顿处理坠机事件,但他却并未改变行程,而是在和国务卿克里保持紧密联系的同时,继续参加了两场筹款活动。

他抵达纽约时恰逢晚高峰,还造成了交通拥堵。当天他先前往纽约上西区金融家帕里克的宅邸,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筹款。有消息人士称,约30人出席了这场筹款活动,入场费高达3.24万美元。接着他出席了慈善家戈德曼在第五大道举办的另一场筹款晚宴,为民主党众议院“政治行动委员会”(PAC)筹款。这两场旋风式的访问活动总共耗费6小时。

继续筹款而不处理紧急外交事件,这一决定令奥巴马备受抨击。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称:“这位总统让我难以理解,在军队我们通常称之为‘擅离职守’(AWOL)。”有美媒评论,奥巴马“太过从容”,如此处理紧急事务对总统来说是“有问题的”,还有更多的人批评奥巴马做了错误的日程安排。

由来已久

奥巴马并不是第一位在筹款上耗费大量时间的美国总统,他只不过是这个长期趋势中的一部分。在过去30年中,美国在任总统参加筹款活动的数量不断增加,然而他们通常在第一任期会相对“收敛”。

美国前总统里根在第一个任期举办了80场筹款活动,老布什则举办了137场活动。到克林顿的第一任期,筹款活动增加到167场,小布什时期则继续增加到173场。而到了奥巴马,321场活动的数量令他成为历任之最。

由于无需再担心连任选举,总统们在第二任期举办筹款活动的数量通常直线上升,中期选举前则会更加一把劲。

里根在第二任期举办了100场筹款活动,克林顿则达到471场。小布什由于金融危机开始的影响,第二任期反常地只举办了155场活动。奥巴马第二任期截至目前共78场。尽管这远少于克林顿同期的数量,但他今年以来出席筹款活动越发频繁,仍超过了小布什同期的30场。

奥巴马筹款的触角还频繁伸到了娱乐和科技等行业。今年5月,迪士尼制片厂主席阿兰・霍恩(Alan Horn)曾在家中举办一个私人帐篷晚宴,奥巴马在该晚宴上进行了15分钟的演说,参加该晚宴的嘉宾包括了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卡森博格(Jeffrey Katzenberg)等好莱坞名人,这些名人纷纷捐出了1万美元甚至更多的钱当作入场费。

奥巴马筹款活动的形式也日趋多样。今年3月纽约的一次筹款活动在投资人帕特科夫家中举行,知情人士称那是一次“炉边谈话”,奥巴马和13对夫妻进行了小范围私人谈话,而每对夫妻都为这次同总统“面对面”的机会付出了3.25万美元。

用时间换资源

奥巴马的“首席筹款人”之路还很长,而这些筹款活动的神秘性也越来越浓。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白宫记者科诺勒(Mark Knoller)称,在今年奥巴马举办的40场筹款活动中,有17场不对媒体开放,一半只对白宫记者团中的平面媒体开放,但没有问答环节,仅有3场对电视媒体开放。

对研究总统参与筹款水平的学者来说,筹款活动数量和保密程度的同时增加是一个令他们不安的命题。美国海军学院副教授多尔蒂(Brendan J. Doherty)将政治筹款活动的增加编入了他的书中。他说,通过研究发现筹款活动正在总统工作中占据越来越大的比重,也分散了总统处理其他事务的注意力。

“总统的时间是其最宝贵的资源。”多尔蒂说,“放弃其他活动转而进行筹款,总统的资源肯定会改变。”不过,总统也确实存在帮助自己所在政党的压力。自今年以来,奥巴马已经帮助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减少了80%的债务。筹款也意味着选举竞争的开始,多尔蒂称,早期筹款的压力令两党相互合作更加困难。

下一任总统又如何呢?多尔蒂认为,由于捐赠限制、选举成本上涨和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s)等原因,奥巴马的继任者将面临更加大的筹款压力。他说:“Super PACs代表最大的转变,是政党必须寻找到更多人进行小额、符合规定的政党捐赠,以便跟上无限制的PAC筹款步伐。要么他们就需要寻找到愿意向自己政党Super PACs进行大额捐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