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应以互助充盈共识

时间:2019-06-11 责任编辑:殷尼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点击:109次

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以来的第二次拉美之行已圆满结束,而金砖国家领导人在巴西共同签署的《福塔莱萨宣言》,尤其是拟建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应急储备基金及金砖能源联盟等,会否替代世行、IMF和IEA,加速去美元化等,则如同一个持续的发热体备受国内外聚焦。

目前金砖国家GDP占全球的1/4左右,如此大体量使任何人都不能忽视其影响力。但把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应急储备基金和能源联盟等权作为世行、IMF和IEA的竞争者,国际金融、经贸和能源体系的解构者,及加速去美元化的催化剂等,则是太过情绪化、且并不可取。

理性审视全球经济金融体系的变化趋势,金融国家开发银行等与其他国际组织的关系应是互补与合作关系,之于金融国家则更多带有抱团取暖的行为共识,是一种战略性互保机制,而非挑战国际经济金融体系的竞争者。

其一,随着美国启动QE等的退出,新兴经济体面临的风险不确定性愈发凸显,如美联储QE退出正在改变国际资本的流向,新兴经济体自去年下半年相继开始遭遇资金外流、本币贬值及国内风险溢价上扬等风险;这方面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实际也与美国政策转向、资本从东南亚国家撤离直接相关,而当时亚洲国家各自为政的零散抵御最终酿成金融危机。当前的现实风险和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使金砖国家认识到抱团取暖的重要性。

其二,目前金砖国家所形成的组织尚不是完全有能力闭环运作的独立体系。从国际贸易格局看,金砖国家组织更像个国际型生产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的内部市场很难消化其所形成的产能,而需依赖欧美市场才能完成生产-消费的迂回递延。由于消费是生产的最终实现形式,缺乏足够容量的内部市场,使金砖国家很难形成一个完全独立的闭环式国际经贸体系。而如今美国等正借复苏的市场、知识产权和服务贸易的竞争优势,构建TPP和TTIP等新兴自贸体系,金砖国家唯有介入这些新兴自贸体系,方能更好地发挥其抱团型的威慑力和议价能力。

其三,现有金砖国家的相关货币都非国际货币,有望冲刺国际货币的人民币尚不可自由兑换,其汇率并非完全市场定价,而不可完全自由兑换的货币很难向国际市场输出独立信用,只能借美元等影子定价功能。因而,借助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等去美元化将知易行难。

其四,当前不论是金砖组织本身,还是开发银行等,都属松散型组织,且相关的分歧和争端解决机制、决策机制等尚不系统。如目前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是成员国均等出资,在成员国间互信尚存在居多挑战下,这实际不利于成员国探寻聚焦,进而凝聚共识;又如应急储备基金的决策权限是以允诺出资的比重为主,还是基于开发银行的决策体系等,都将影响其运作绩效。

总之,殷鉴亚洲开发银行、美洲开发银行等与世行、IMF等的合作共生经验,拟建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基金,应主要定位于金砖国家成员国的互保,并通过互保合作增进金砖组织成员国间的互信和共识,提高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